wei

学习较忙,产粮效率低望谅解~
而且确实对自己的文笔和文学底蕴很不满意,一直锻炼提升中

来一波跑男糖💕

part1
跑男第一期录制前晚
“什么?”
“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
炸毛的语气配上炸毛的姿势组成了一个炸毛的迪丽热巴。
——就像此刻,她拿着手机,整个人都要跳到沙发上去了,声音本提得高高的,但吼出去时念及隔壁有人,又降低音量可却掩不住恼意。
“陈伟霆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你这个时候还来参加啊!我跟你说你可自找的嗷,引火上身自找麻烦!”迪丽热巴真的要气死了,这个老男人难道不动点脑子的吗?这个时候还说什么要来参加录制?而且——最主要的事情是——这么重要的一个决定他居然不跟她商量,难道他认为这是一个surprise吗?
——
另一端男人刚刚下戏,此时身子疲惫不堪,正卧在长椅上打算小憩一下为接下来又要奔波与他的小女友相聚做准备,不过
——现在看来他的小女友好像有点不高兴呢。
听着她在自己耳边神神叨叨的,心情莫名地愉悦了起来,微微勾了勾唇角。
“没关系。我帮你转移火力。”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另一端一顿,随即声音也低了下来,火气也消失了大半,问话也有些小心翼翼的——
“你感冒了吗?”
一旁的小助理看着男人手撑着额,刚刚的疲色顿时无处可寻,而且——一向身子健壮的他的老板居然压低声音甚至有些委屈地随口胡编:“是啊,我好像感冒了。”
然后电话那端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小助理发现他的老板笑的愈发开怀——那笑容真是太庸俗不大方(wei suo)了。
——
迪丽热巴抱着松软的沙发垫子盘腿坐在沙发上,视线一直停滞在刚刚终断通话的手机页面上,心中涌着一波接一波的自责。
他明明都感冒了自己语气还那么冲,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别人……何况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着想……
愈是这么想着,她心里愈发的不适起来,只想马上抱住他,心里眼里都是他的那种充实满足感。
——
到了录制的当天,迪丽热巴远远地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毕竟是很久未见了,所以一瞬间心头酸涩,撒着脚丫子就直扑而去。
陈伟霆怀搂着她,温香软玉小小一团就埋在他怀里,一瞬间心都要化了,只紧紧回搂住他,亲了亲她光洁的额。
迪丽热巴抬眼便直接看到了男人眼底的淡淡青色,顿时心疼极:“你没有睡好啊?感冒了怎么还不好好休息啊……”
语音刚落,便感觉男人身形微微一僵,随即又恢复了自然,抱着她的力道又紧了紧。
“没事。别担心。”
热巴刚想再说些什么发现不远处影影绰绰的人影,蓦地挣脱开男人的怀抱,漫不经心地踱步到了一旁去。
“……”
男人看着空空的怀抱,心里蓦地有一丝惆怅的凄凉。
似乎老男人都有些多愁善感——他的小女友是不是有些嫌弃他了?
于是脸上受伤的神色不加掩饰地就流露了出来——甚至要更夸张几分,迪丽热巴偏了偏头自然是瞥到了他的神色变化,于是心里不由得感到一丝好笑与心口隐匿柔软处的凹陷,走至他身后,就拦腰环了下他,又短促地收回手
——陈伟霆听到一道甜甜糯糯的声音:
“他们要过来啦,等一会儿。”
暗含撒娇的成分顿时让他整个心都融化成了一滩水。
跑男团的几位老成员朝他俩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脸上的笑意各有深意。
其实说真的迪丽热巴哪怕自己知道参加跑男会为自己打开市场提高知名度,但是仍觉尴尬。毕竟ab是迟早要回归的,自己和她且不论这什么新来的或是老成员,就光以陈伟霆一个人为话题,她还是觉得心里不是特别的舒坦——也许这就是对所谓前女友的敌意。
这么想着,她偷偷瞄了眼身旁的男人——他正含笑用依旧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对成员打着招呼。她缓了缓神,也连忙抬起头笑着客套寒暄。
陈伟霆看着那个染着黄色头发与自己在春晚舞台上合唱过一首歌的男人,心中对他有无交情早已搁置一旁,只觉敌意——谁叫他要与自己的小女友炒作炒作呢,这么想着他心里就不太舒坦——老男人都比较患得患失嘛。
想着的时候他也偷偷瞧眼身旁的女人——她脸上的笑容灿烂比花娇,而且此时正看着她将来的绯闻对象——啧,可真让人不舒服。
收回视线,导演正拿着喇叭——于是大家便都收辍得当,准备开录。
正准备就位的时候迪丽热巴拉了下他的衣袖,音量很低地问:
“你现在还难受吗?要不要吃药?”
他挥了下手,趁前面的成员往前走的片刻轻轻吻了一下她柔软白嫩的脸颊:“不用了。你就是我的药。”
闻言,他如愿以偿地看见他那容易害羞的小女友脸颊漫上粉,如玉耳垂都带着点红,暗羞恼地瞪了他一眼——虽然更像是撒娇,随即加快步子留他一人在队尾。
他一人心情很好地弯起唇看着她半羞半恼的踏着大步向前走。

前方花式虐狗

〔脑洞衍生part2〕
  
  
橙红开机,来不了了。
  
  
她看到他发来的这条消息,眉眼倏地一弯。在这端她都能想象到男人发这条消息时挫败遗憾的模样。可笑完之后心底也漫出一股子的失落。两人在一块儿见面的时候本就很少,大多时候都是FaceTime为主,虽然为他不来惩罚她而感到些许的庆幸,但是心底的凹陷处的酸涩还是让她自己一览无余。
  
  
算了,不想了。
  
  
拍拍自己的脸颊打起精神,刚从巴黎回来,微博上又一堆糟心事,本就酸劳至极根本无心顾及。
  
  
这么想着,她倒了杯水润喉,一边浅浅地抿一边回他消息:没事的,以后多的是时间。
  
  
发过消息后,她瘫在沙发上,拨弄了下头发。
  
  
没有多长时间,他便打来了电话。
  
  
一瞥及他的名字,她心底的浮躁便大抵全数消失,只留一片心安:
  
  
“喂?”
  
  
他在那端见她的声音在电波间显示的格外清晰甜糯,感冒带来的沙哑也好了许多,不由得放下了点心:“宝宝……你最近也辛苦了。微博上的事情不用在意。有我陪着你。”
  
  
其实宝宝这个称呼被他唤起来她起初还是有些许的羞怯,但之后好像也慢慢的习惯了:“我知道。没关系的。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啦没有那么娇气。”
  
  
语调之下还有些微笑意。她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许的烦乱但有他的关怀好像一切都变得不那么惹人讨厌了。
  
  
殊不知在那端他见她这般可是心疼的紧,很想把他的宝宝拥入怀中,紧紧抱着不撒手。
  
  
可话题不能就停滞在这些糟心事上。
  
  
于是他抬眼看了下平板上的回放内容及片花,眸色微微一沉,但声音却未有丝毫的变化:“宝宝,你猜我在看什么?”
  
  
“嗯?”她用指腹摩挲着水温扩散的杯壁,暖洋洋的温度惬意地让她眯了眼,困意也袭来了,迷迷糊糊间根本没有听清他的问话。
  
  
“我在回看你那天的发布会。”
  
  
他在那端笑。
  
  
于是,这下子她的困意全数消散了。
  
  
连他的笑声在她听来都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笑,而多带了点别的意思。
  
  
这不是她多想,毕竟男朋友的小气程度她还是见识过的。
  
  
不过仗着人不在跟前,她在电话这端也弯弯唇,糯糯地笑:“我是不是很漂亮呀?”
  
  
“嗯是很漂亮。”他沉声道。
  
  
不过过会儿又开口:“现在播到那段片花了。”
  
  
她心骤然一提,笑意也褪去些,果然他隔了一会儿又说:“我觉得有一句台词真的深得我心。”
  
  
“哪……哪句?”她不自在地拿起杯子又抿了口水,只觉嗓子又有些干涩。
  
  
“寡人现在就想要你。”
  
  
他的声音本就磁性好听,此时刻意压低了音调更显得低沉撩人。
  
  
闻言她的面颊迅速晕开一层浅浅的粉,再一次被他撩的不知东南西北。
  
  
明明隔着那么远,但她还是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被撩的心跳如雷,面红耳赤。
  
  
待回过神后她早已大脑空白了几十秒,鼓了鼓腮帮,半是对自己没骨气的唾弃半是对他以撩自己为乐的匪夷所思开了口:“那真是可惜了。现在我俩不在一起。”
  
  
难得见小姑娘反驳,他不由得笑了,心情甚好:“不是你说的,以后多的是时间,嗯?”
  
  
尾音上扬,酥麻人耳,撩人心弦得过分。
  
  
她再一次没出息地红了脸,匆忙挂了电话,双目无焦点呆滞了许久。
  
  
过一会儿,又弯起唇,那是甜甜的弧度。

前方花式虐狗

〔脑洞衍生part1〕
  
  
录完发布会外面还是个艳阳天。
  
  
紧了紧身上看似厚重的黑色皮衣,她把耳旁的发丝往后捋了捋,又趁众人不注意间掩面轻轻咳了几声。
  
  
这次不注意感了冒并未与他说,只是怕他担心而已。
  
  
这样的举动倒是很符合她乖顺的性子。
  
  
毕竟她看似活泼开朗实则内心和骨子里也只是一个想不让人操心的乖孩子。
  
  
抿了抿唇收起思绪,跟上大部队,静静地走在末端。
  
  
蓦地手机在包里震了起来。
  
  
她看到来电人时压下喉间的不适,微咳一声,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再三调整好状态才划开接听:“喂?”
  
  
软软糯糯的和平常一般无二。
  
  
“我过几天可以来上海。”
  
  
他在那段道。声线平缓,港普又进步了不少,沉沉的音色一如既往地撩人。
  
  
“嗯好。那……那你一定要小心啊。”她还是有些局促的紧张。毕竟没把自己感冒的事情告诉他总有种做了坏事心虚的感觉。开口想要叮嘱什么却被脑海里的感冒二字占据导致了她一开口就开始猛烈咳嗽。
  
  
“感冒了?”他在那段好像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声音陡地低沉下来。
  
  
她便默了。说谎话她一向不擅长。如若她再辩驳结果到时候被他到上海来一把戳穿的话那她的后果可想而知。这么想着她无力地垂下肩膀,自暴自弃地又咳了几声,然后乖乖应道:“嗯。”
  
  
“感冒几天了?”虽然听上去依旧沉稳的声音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他在那端眉头紧蹙的模样。
  
  
“也没有多长时间……”她打算避过去。
  
  
可是很显然对方不想放过她。
  
  
“为什么不和我说?”
  
  
声音比刚刚又低了些。
  
  
看来是真不高兴了。
  
  
她委屈地撇撇嘴:“我怕你工作分心……就没跟你说。而且小感冒很快就能好的……”
  
  
虽然她很有理,但是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他在那端都能感觉到她低着头只露出发旋儿可怜巴巴的样子。
  
  
无可奈何地低低叹了口气,让这端的她耳根都酥麻起来。
  
  
“你这几天一定要好好养好身子。我之后再来惩罚你。”
  
  
他刻意把惩罚二字咬的很重。
  
  
她迅速感觉到自己耳根发热,整张脸都有些烫。
  
  
匆忙地跟他道了别,握住手机的手指尖都泛起与平时不一样的淡淡的红。
  
  
怎么这么不经撩。暗暗唾弃自己。
  
  
随后调整好状态,紧紧衣领上了车。

前方花式虐狗

〔你就是我心目中最想要的模样/日常part1〕
  
  
布帘遮的乃属严实但还是有一丝光亮偷偷地探出条缝。
  
  
她被身边的人的小动作弄得被迫从混沌意识里回来,微微掀开眼帘,嘟嘟囔囔的同时还推搡了把身旁的人:“我要睡觉……”
  
  
奈何她意识只有一丝清明,说出的话非但没有威胁性还带那么丝娇软惹人疼的意思。
  
  
果然,身旁的人被这微带娇嗔的抱怨激的手愈发不老实起来。
  
  
终,她被这在自己光滑肌肤上游走的大手弄出的异样感觉激的彻底清醒。
  
  
“陈伟霆!你有完没完!”
  
  
抱着被子裹住自己的玉体然后巧妙避过他的各种攻势撒丫子立马逃离下了床。
  
  
这招看她运用的如此娴熟便知她到底练就多少次了。
  
  
飞速逃进盥洗室,便听见身后低沉好听的笑声,暗含磁性,让她耳朵倏地酥麻。
  
  
洗漱完趁他去备早餐之际连忙卸下床被换好衣服,以免被某个衣冠**再次占便宜。
  
  
走至门口,便瞧见他正在摆盘。
  
  
清早的阳光从清透的玻璃折射进来,暖暖地粉饰过他笔挺立体的深邃五官,散发出满满的居家男人的柔和气息。
  
  
这一幕没来由地让她想起一句话:
  
  
认真做一件事的男人真的很帅。
  
  
倚着门框看他快要摆好餐盘,她蓦地蹦过去环住他劲瘦的腰,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衣服,做完这一系列类似于撒娇的动作后她又若无其事地打算松开手,却发现他已经知晓她的意图便牢牢控住她纤细的手腕,然后转过身正视她,眼底是藏不住的温柔缱绻,俯下身来亲吻过她光洁的额头,将她耳边的碎发轻轻别到耳后,然后绽开笑,深深的酒窝缀在唇角:“Morning kiss.”
  
  
他的英文发音很地道再加上暗哑低沉的声色撩人的过分。
  
  
她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踮起脚尖趁他不注意快速亲过他的脸颊然后飞速钻出他的包围圈,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一下子落座,扬起头笑靥如花:“就当感谢陈先生的早餐。”
  
  
“这个奖励是不是太轻了。”
  
  
他闻言挑挑眉然后走过来硬是拉着她来了一场法式深吻才罢休。
  
  
片刻过后,她低着头安安静静乖乖吃着早餐 ,微肿的红唇一片水光。